人物画网,交通事故,硒鼓,社会保障,同人

人物绘画,为什么有些人物画像的眼睛会一直盯着你?


时间:

发现有些人物画像的眼睛似乎一直会盯着你,不管你走在哪个角度,人物的眼睛似乎都在盯着你,这是观察者受心理因素影响,还是画家故意加入的绘画的技巧?

人物画像的眼睛总是跟着、盯着观者,这一神秘现象,依・德・阿尔塔莫诺夫[И・Д・Артамонов,(苏)]早在60年代就在《视觉的错觉》(ИЛЛЮЗИИ ЗРЕНИЯ)一书中作了合理的解释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偶得这本书。这是一本从生理学和心理学的角度系统研究视觉错觉的书。这本书以图解的形式详尽阐明了视觉错觉产生的原因、排除的方法和有益的利用。为开启艺术心理学的研究,我把《视觉的错觉》翻译成中文。通过杨成寅教授主编,把我的译文主要内容以《视觉的错觉与美术》为题发表在《美术译丛》1982年第4期。后来又由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。




这本书第八章【画像的错觉】解释了这一现象:

“常常看到一些被认为是费解的、仿佛栩栩如生的肖像,这些肖像的眼睛总是直盯着我们,我们走到哪里,肖像就跟着我们的移动把目光转向哪里。这些肖像的这种有趣的特征,很早就为人所共知,而许多人总是感到疑惑莫解。”…

“在很久以前,这样的肖像引起过迷信的惊骇,有时甚至利用这种肖像为宗教祭祀服务,用故意画成的上帝和有灵者的形象-圣像,来吓唬人们。以便使人们感到“上帝的恐怖”。

这样的肖像有时直接使神经质的人们害怕。在果戈里的中篇小说《肖像》中,恰巧描写了一个凶恶、贪婪、用自己的谋算毁灭了许多人的彼得堡高利贷者的肖像。在书中是这样描写肖像的:

“两只可怕的瞬睛直直地对他凝视;口中默念着令人生畏的命令……眼睛对他凝视,仿佛其他什么也不愿看,眈眈地对他凝视…...肖像不停留地从四周一切方向直盯着他,——简直看到他的内心深处去……。”

“当漫步于特烈嘉柯夫画廊大厅之中,您会看到一些俄罗斯大师的肖像画:这是一些拥有“把视线转向观众”特性的肖像画。这些肖像画除了给人以美的享受之外,当然不会引起您什么别的感觉。属于上述肖像之列的如:剧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的肖像,是画家别罗夫的作品,还有他的自画像;列夫·托尔斯泰的肖像;画家克拉姆斯柯依的作品;还有其他一些肖像。 ....”


“这些肖像产生这种特性的原因是什么呢?首先,是因为在肖像上眼睛的瞳孔是安放在眼裂的中央。 我们恰恰是这样看那双注视着我们的眼睛的:当我们从旁边看眼睛的时候,瞳孔以及全部虹膜被我们感到仿佛不是在眼睛的中央,而是被移到眼睛的侧面。 而我们从肖像旁边离开的时候,瞳孔,自然不会改变自已原来的位置,仍旧在眼睛的中央。由于我们又回到原先完全正面的位置上来看,就会感到肖像仿佛又跟着我们把头扭转过来。”

“现在,有时为了宣传鼓动和达到广告目的而采用这样的招贴画。苏联画家莫尔在国内战争时期所作的宣传招贴画,就利用了这种错觉。”


“其次,在面孔上部和眼睛周围的阴影的特殊排列,原来也是呈现“活的”肖像错觉的原因,这仅在作为美术作品的肖像里才是这样。这些阴影的排列,使人觉察不出来,有时甚至头还有轻微的扭转,瞳孔略向眼边缘移动,但视线仿佛不是注视一方,而是直接向我们注视。”

“同样,动物(马、狗、。鹿)的眼睛也可以画成这样,它们的视线将到处跟着我们。在电影院里放映早期“活片”的时候,也利用了这种效果。”

“此外,还有英国物理学家沃拉斯东首次发觉的肖像的特性。第一,我们与其说根据眼睛本身去看面部的表情,不如说是根据嘴的外形。例如,一幅画上面部表现出疑问的目光,在另一幅画所描绘的脸上则变成了嘲笑的表情,尽管在这两种情况下所描绘的眼晴的状态丝亳没有改变。第二,在很多情况下,与其说我们根据眼睛本身来判断眼光的方向,不如说根据面部的扭转,根据鼻子、嘴等等的位置来判断。很多画家利用肖像的这些特性。”

总之,画像目光跟随观者移动的奥秘在于:瞳孔安放在眼裂中央,准确表现眼睛周围阴影的微妙状态,鼻、嘴的形体变化,以及面部肌肉的细微表情。整体的表现,综合影响着人物目光的移动。这一切,都要借助人的视觉错觉的巧妙利用,牵动人的无意识的视觉心理选择。

掌握这种绘画技巧很有意义。天安门城楼悬挂的毛主席巨幅画像就是运用这一技巧的典范。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瞻仰毛主席画像,毛主席都慈祥地看着我们每一个人。

是会有这种现象,我们经常说这幅画上的人总是看着自己,主要就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画中人的眼睛始终是和你对视,画家在画眼睛时,很讲究眼球中的小白点的位置,小白点在眼球正中间的时候,这种感觉最强烈,从不同角度看,都是在看你。

    相关阅读